走近黑乎乎的树林,方国权小心的迈着步子。回头看着身后正在点燃火把的日本人,他狠狠的呸了一口。

“娘的,回回让老子给你挡枪子打先锋,一帮狗日德。瞧那揍性,还帝国军人?呸!比老子还他吗怂!”

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方国权眼珠一转开始有意放慢脚步,让自己落在了队伍最后面。

他这次听王二狗说,前面的可是八路主力!这他娘的,也不知道那个日本军官是不是脑子进屎了,就这几个人还敢打八路主力!?这不是找死去了吗?

一想到这里,方国权便有意无意的往后躲。毕竟子弹可不长眼睛,什么帝国圣战跟自己有毛关系?方国权可不想为了日本人去碰这个霉头。

藤田举着手枪,带着几十个日本人小心的跟在皇协军的身后。走了没多远,一名日本兵就发现了草尖上的血迹。

摘掉白手套,藤田摸了摸草尖上的血迹。指间的血液给人一股粘稠的感觉,说明是刚刚留下的。看来土八路里面有伤员。

嘴角狞笑了一下,藤田叫来了传令兵,让皇协军加快行军速度。

然而还没等传令兵出发,前面不远处就传来了连续几声爆炸。

咣咣……。

如此近的距离发生爆炸,让后面的方国权吓屁了。他以为遭到了八路军的埋伏,嚎叫着赶紧下令隐蔽还击。

一瞬间立刻枪声大作,甚至引的日军都开始射击。

恬静少女漆黑长裙樱桃小嘴电眼迷人写真图片

烟雾散尽后,藤田立刻发现了异常,怎么只有皇协军和自己在打?

“八嘎呀路!停火!射撃を停止する……!”

听到藤田的喊叫,方国权赶紧让手下的弟兄停火。喊了几句刚一回头,正好看到藤田和几个士兵举着火把走了过来。

“八嘎呀路……蠢货!”

啪啪!

连续的两个耳光,打得方国权是眼冒金星,怒火熊熊,可他哪敢跟日本人硬气。只能陪着笑脸哀求道:

“太君,我们被土八路伏击了!我手下死了六七个弟兄呢!”

“愚蠢的笨蛋,只是几个诡雷就把你吓傻了吗?赶紧给我追击!放跑了敌人,军法从事!嗅帕斯……!”

听着翻译官李水的翻译,方国权魂都吓没了。这个藤田在夏县的鬼子里是有名的心狠手辣,他说军法从事,很可能就是直接一刀劈了你!

虽然自己号称是皇协军,可是方国权明白,自己就是日本人的一条狗,人家想杀就杀。

“弟兄们,皇军有令,放跑了土八路,军法从事……!

看啥看,赶紧给我追啊!”

一脚踢翻一个傻吧垃圾看自己笑话的手下,方国权大声招呼手下人赶紧追。

稀稀落落的山林中,赵世勋他们架着两名受伤的民兵,呼哧呼哧的在山间穿行。

鬼子军官很聪明,居然下令覆盖射击。虽然双方隔着八九十米的树林,但是缺乏战斗经验的民兵还是有人被流弹击中。

又一个伤员的加入,让队伍撤退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由于没有担架,伤员只能让人轮换架着走。然而这才走了五里地不到,两个伤员都已经快不行了。

“停止前进!”

将伤员放下,赵世勋感觉手里滑腻腻的全是血水,连忙烦躁的在衣服上随意的擦了擦。

俯下身子,赵世勋把脸贴到地上,仔细的听了一会,不禁眉头越皱越紧。

日伪军还在追逐自己,而且距离这里也就二里地开外。

“长官你看,远处有火光!”

大柱子看着身后山上,一脸不可思议的喊道。

“走了这么远,天这么黑他们都能追上?!真是奇了怪了”

老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一边给伤员喂水,一边嗓子沙哑的说道。

听到这里,赵世勋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抬手摸了摸脸颊。

枯草叶子不知何时粘在了脸上,上面传来淡淡的血腥味。

看着手里的枯草叶子,又看了看地上在月光下地上微微闪亮的位置,赵世勋立刻明白了一切。

伤员伤口没包扎,走一路一路流血……。

“鬼子是顺着血迹追上来的……。”

听到赵世勋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即沉寂了下来。

赵世勋转头看了看在场的每一个人,大家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了赵世勋的目光。

“队长……,别管我们了,你们快走吧……。”

“是啊,我们是在是走不动了,你们快走吧,趁着我还有口气,俺们跟小鬼子拼了……!”

两个伤员忽然挣扎着坐起身子,苦苦哀求着。

他们虽然没打过几仗,但是如今傻子也知道是自己在拖累大伙,这些淳朴汉子知道日本人马上就要追上来后,已经抱了必死之心。

“队长……,俺不走了,俺跟他们留下。俺仨都是一个村的,俺陪着他们,你们快走吧。”

月光下,黑娃第一个站了出来,解下身上的子弹盒递给赵世勋。黝黑的脸上咧嘴一笑,漏出了雪白的牙齿。

“俺也不走了!”

“俺也是!”

……

说话间,又有四个民兵站了出来,纷纷要陪伤兵留下跟鬼子拼命。

大柱子抱着机枪看了看赵世勋,又看了看手下的战士。鼻子吸了吸气说道:

“我是二班班长,我和伤员留下,剩下的人都跟队长走。”

……

看着手下这些民兵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要求陪伤员留下,赵世勋冷峻的脸上忽然微微一笑,心中一股暖流升起。

都是好兵啊……。望着面前一张张稚嫩的脸庞,赵世勋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他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尤其是这种过命的人情。因为自己就一条命,欠多了根本还不起,而且自己已经欠的太多了……。

“好了……!都给我闭嘴!”

扫了众人一眼,赵世勋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我和黑娃一会会将日伪军引开,剩下的所有人都留下。等日伪军被我们引开后,大柱子你带人做两个简易担架,然后抬上伤员按计划朝寨子方向撤退。明白了吗?!”

众人闻言都是一阵,纷纷一脸吃惊的看着赵世勋。

“大柱子!人我就教给你了,必须一个不少的给我带回去,明白了吗!”

“……是!长官你放心吧,如果少一个人,那就是我大柱子!”

关键时刻,大柱子也知道没时间婆婆妈妈了,立刻重重的拍了拍胸脯。

“好……。”

……

一小堆灌木丛后,三只枪口悄悄的瞄着正举着火把前进的日伪军。布置完任务后,赵世勋给两名伤员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然后立刻带人前出到左前方百多米的位置,准备先打几枪冷枪,然后引着日伪军朝东南方向移动。

神泉寨的位置在东北方向,为了尽可能给大柱子他们争取时间,赵世勋打算一开始就打得猛一点。争取第一时间把日伪军打疼,把人全都吸引过来。

出发的时候,一直沉默的老宋忽然脱离了队伍,主动要求跟赵世勋去引开日伪军。面对老宋的举动,赵世勋着实有些意外。自己和他互不统属,按道理他没必要趟这个浑水。毕竟这趟活可不是闹着玩的,闹不好就得交代了。赵世勋看惯了生死,他不愿意再让别人为自己去死。因此对于再去黄泉路上浪一圈也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赵世勋之所以要带上黑娃,一来是这小子还算有点胆色,二来是自己确实需要一个装填手来帮自己。

对于老宋的意外加入,赵世勋努了努嘴倒是没说什么。他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况且对方也不归自己管。既然对方愿意搭把手,赵世勋也不介意多一个人。

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一伙日伪军踏破山谷的寂静,惊飞了山间熟睡鸟儿,举着火把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沿着血迹,藤田带人一路追了过来。随着路上的血迹越来越新鲜,藤田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

本来自己以为失去了便衣队的猎犬就难以在夜间追上他们了。然而愚蠢的土八路让藤田大出意外,他们竟敢带着伤员撤退!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

走出山谷的一瞬间,藤田甚至感觉自己闻到了空气中淡淡血腥味。

“呦西……,土八路距离我们不远了,全军加速!”

砰砰!哒哒哒……!

话音刚落,日伪军的右前方突然传来几声枪响,紧接着就是密集的子弹横扫过来!

由于举着火把的基本都是鬼子,而赵世勋他们第一轮火力打击的重点就是这些举着火把的人。

突遭袭击之下,至少六名鬼子兵被当场打死,剩下的则被横飞的弹雨压倒在地,动弹不得。

“八嘎!熄灭火把……!右前方!五台……!五台!”

突遭袭击,让藤田大怒的同时也异常兴奋,看来自己终于追上土八路的主力了!

让手下熄灭火把后,藤田立刻组织部队开始反击!

……,求收藏,求推荐!

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阅读!w#w##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