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二维码下载直播

Posted on 2021年8月10日  in 未分类

艾伦的脑海里思绪纷杂,但是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过了一会儿,艾伦觉得不能这样漫无目的的想下去了,必须要理出一条思路来。

既然这条路走不通,那就换一条。

有时候,换位思考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现在已知的进场势力有我们执行部,矮人使团,暗中的老鼠,还有进行背刺的守旧派。”

“既然从明面上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那模拟对方的思维,根据对方的目标进行推演也许会得出一个新的思路。”

艾伦坐在那里喃喃自语,好似在思考,但也是在将自己的思路告诉给雷纳德,希望群策群力。

“先将我们格里亚城执行部排除,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维护目前的稳定,在将外交事项转交给帝都来使之前不出现纰漏。”

“矮人使团一方态度不明,但从大势上来看,应该是为了三国外交。”

“他们暗地里有没有什么猫腻不好说,但是从目前来看,对方还是一直遵守着相应的规则和秩序,可以先放在一旁。”

艾伦的语速不急不缓,双眸似合似闭,但是思绪却在这自言自语之间愈发清晰。

“那些暗中的老鼠虽然插手这件事之中,但是他们的目的不一定是为了破坏两国外交。”

幼稚清纯mm电玩城一日游玩跟拍图片

“要知道,万事万物都是虚妄,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存在。”

“那些暗地里的老鼠大多数都是为了利益才会走入阴影之中,他们不在乎帝国的招纳,也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他们在乎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利益。”

“那么问题来了,他们插手这件事之中究竟会有什么好处?”

“要知道,三国外交,这是这个世界不可阻挡的大势。”

“也许其中会有纠葛,会有纷争,但终究会走向一个平衡的势态。”

这个道理,艾伦看的很清楚,很明白,因为他相信,这是正确的道路。

此时在一旁默默倾听的雷纳德也是赞同似的点了点头,顺着艾伦的思路继续思考。

“如果说他们是害怕三国外交大开贸易之门,打乱了他们私下走私的生意部署,这也说不通啊?”

“毕竟这收益和付出完不成正比,甚至风险达到让人心惊。”

国家层面的外交,如果是三方没有谈拢还好,那是国家上层的问题,但要是被下面某些部长眼睛的家伙打乱了其中的部署,那么原本安坐在云巅的那些大人物也不介意杀鸡儆猴。

要知道,帝国背面的阴影的确不小,在数百年的野蛮生长之间,甚至隐隐成了气候。

但这说的是帝国背面阴影的整体力量,如果那些豺狼虎豹可以通力合作倒的确会成为帝国的心腹之患,让帝国头疼不已。

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些来到格里亚城的“鬣狗”,怎么也算不上凶狠。

质量不行的情况下,连数量也算不上多少。

而且就这么一群人,能不能好好合作还不好说。

如果这些人真的胆大包天的想要插手到这次注定要载入史册的外交事件之中,那么帝国乃至另外两个国家也不介意将他们挫骨扬灰。

“那么答案应该已经浮出水面了,这些暗地里的豺狼应该只是先锋军,是被某些人抛出来的诱饵。”

“他们从其他地方得到了一定的利益,然后甘愿在最前方冲锋陷阵吸引火力。”

听到这里,雷纳德也说出了自己的思考,“如果说是这样的话,他们那天没有动手好像说的通了,因为他们本就没想过真正的动手,他们担不起那么庞大的责任。”

“也就是说,他们不会以矮人使团为目标,而是会在格里亚城之中引起骚乱,对吧?”

虽然语气好似在反问艾伦,但是雷纳德的语气却极为肯定。

“没错。”果不其然,艾伦肯定的点了点头。

“他们不会直接插手其中,因为这样的代价足以让所有下注的人倾家荡产。”

“我不知道帝都的那些老爷给了他们多大的利益和报酬,但是我觉得,想要收买那么多超凡者的性命还差了一点。”

在之前回城途中,凯丽女士和那个藏在暗中的白银法师直接交手。

虽然那次交手极为短暂,造成的影响也并不巨大,但他们获得的情报可一点也不少。

凯丽女士确定了出手法师的身份,其他人也是从对方的阵势中看出了实力的高低。

既认出了那些人之中有苍白议会一方参与,也确定了对方的的实力并不强大。

没办法,和帝国支柱的执行部比起来,很少有什么势力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但是无论怎么说,那也是数量众多的超凡者,无论人品、单论实力,绝对称得上精英。

而且这些人还不是那些被大贵族从小洗脑的死士,要想让他们效死,那付出的卖命钱可就海了去了。

虽然大贵族基本上都是历史悠久,底蕴深厚,但也禁不住这么败家吧。

这也是艾伦会下这样结论的原因。

“而我们最熟悉的,也是最厌恶的,那些在帝都之中的老家伙他们的目的也很好猜测。”

“他们希望借助这件牵扯甚广的外交事件来攻击我们,也希望可以借此牵连我们身后的其他人。”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艾伦语气悠然,但是话语之中却毫无轻松的意味。

“我现在唯一担忧的,是他们会为了这个目的做到什么地步。”

雷纳德叹了口气,“应该不会太过分吧,毕竟他们的立场决定了他们不可能真的破坏帝国大计。”

“如果对方真的敢这么做,那么做作上面的那位陛下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艾伦似合似闭的双眼彻底闭上,“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方已经下了重注,无论是那十个死士,还是被他们雇佣的豺狼,这些都要花费巨大的代价。”

“你说,对方付出了这么多的东西,他们的野心好小吗?”

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雷纳德眉头也是骤然绷紧。

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

毕竟对方已经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那么谋划的东西必然不是那么简单。

艾伦仍然在思考,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漏了什么。

他将思维不断拔高,从面积巨大的格里亚城挪开,朝着四面八方延伸。

这次的事件说是帝国百年大计也不为过,是足以奠定未来社会基调的一件大事。

帝国的那位皇帝陛下,会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作为帝国的领袖,作为一向以强硬著称的铁血皇帝,会容忍下面的人在这时候给他添麻烦?

想到这里,艾伦默默的摇了摇头,幅度极低,却可以清晰的感知出来。

虽然科技飞速发展,社会也因此进步,古老的帝国也在这样的浪潮之中焕发出崭新的生机,做出了许多变化。

但是,帝国仍然是帝国,在骨子里,帝国的根基从未动摇。

贵族的权益在削减,在减弱,似乎曾经让人心动不已的贵族称号已经失去了让人心动的魅力。

《贵族继承法案》、《新时代贵族的权利与义务》等等出台的法律条文,似乎已经让贵族失去了往日的权与力。

伯爵以下的低阶贵族如今更是少有拥有封地的存在,这一切仿佛都在彰显着贵族权柄的衰弱。

但这不过是表象,那些古老的贵族主动舍弃了一些并不必要的权利,换得了新时代的船票,在蒸汽科技蓬勃发展的时代舞台上继续充当主角。

他们从未远离,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让自己和这个国家结合的更加紧密。

艾伦的眼瞳蓦然睁开,在那棕色的瞳孔中闪耀着炽烈的火光。

而皇室,也是如此。

这个国家在变好,这个国家的人民也过的比往日更好。

但这并不是因为根植于帝国本身血脉中的那些东西在改变,而是蒸汽科技的发展让生产力进步,才会让民众受益。

真正意义上讲,这个国家,从未改变。

帝制,独裁,和数百年前一般无二。

哒哒哒……

艾伦的食指轻敲着简单朴素的刀鞘,发出清脆的声响,宛如清泉落在山石之上,宛如流水撞击巨岩,清脆悦耳,悠然安宁。

皇室,皇帝,对于这个国家的掌控力从来没有削弱。

而且当今陛下正直壮年,哪怕历代皇帝都不足百岁而亡也是如此。

所以,他不可能让守旧派肆无忌惮的出手,破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在平时他可以耐着兴致玩弄平衡的手段,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他绝对不会吝啬于付诸铁血手段。

一道道思绪宛如闪电般在艾伦的脑海里急略而过,帮助艾伦不断的接近最终的答案。

虽然艾伦这一世的岁数小,经历少,但是上辈子学过的历史和政治没有白费。

哪怕对于皇帝陛下的了解有所不足,但就目前所了解的消息来看,也已经足够构建出艾伦对其的大致印象了。

剩下的东西,在曾经的历史长河中找出一些相近的模板往上一套,也可以大致推测出一些对方的想法。

那么,还没有进场的皇帝一方的势力在什么地方,他们又在等待着什么?

而且,这种事情并不难猜测。

艾伦不妄自菲薄,但也不妄自尊大。

虽然对守旧派的腐朽风格和论资排辈的晋升体系极为不屑,但是他不会否认那些老家伙中话事人卓越的眼光,和对于政治的敏感。

那些人不可能看不出来这一点,既然如此,他们冒着触怒皇帝的风险,究竟是为了什么?

艾伦眉头紧锁,认真思考着每一个可能的答案。

要知道,上次守旧派的人出手劫走艾萨克和面具人两人已经让皇帝动怒了。

虽然因为他们做的很干净,没有留下明显的线索的缘故,皇帝并没有证据动手。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情况良好。

毕竟,印象这个东西可比其他的方面重要的多。

哪怕这时候皇帝没有找到借口下手,但是对于守旧派的猜疑的种子已经埋下。

相信,如果以后守旧派漏出一点纰漏,皇帝都会狠抓着不放。

这长远的损失,可比守旧派一时得利要大得多。

这件事之中有着足以让他们为之疯狂,甚至宁愿冒着短期内再次触怒皇帝风险的巨大利益吗?

如果有,这利益究竟有多大?

想到这里,艾伦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寒意,身上汗毛倒竖,根根笔直宛如利剑,但是心下却愈发冰冷彻骨。

……

贝特府邸一处僻静的书房内,三位矮人坐在一张书桌的三方,好似在讨论着什么问题。

好似学者一般儒雅的矮人长者威廉先生坐在三皇子杰德的左侧,而另一边,是一位壮硕无比的矮人。

对方身材高大,面容宛如最坚硬的花岗岩一般冷峻,容貌俊朗,不像普通矮人那般粗犷,带着几分精致的意味。

威廉先生看向冷峻男子,“科尔罗,昨晚闯入院落中的那个人有没有坦白他的目的。”

面容冷峻的男子身姿挺拔,宛如标枪一般锐利,神色没有变化,却自有一股威严。

“那个人的嘴巴很严实,暂时还没有开口。”

这个答案并没有出乎预料,威廉只是略微叹了口气。

毕竟,如果对方那么容易就坦白的话,他们也要考虑一下对方话语的真实性了。

要知道,能够让这种人才来进行刺探的大手笔,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

既然如此,那么对方自然也会有防止泄密的手段。

不仅是针对可能的敌人,更多的是针对自己人。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对方想要坦白,他们也要做好万的准备,以免对方在准备自曝身份的真的自爆了。

“威廉大叔,为什么我们刚才没有将那个人的消息告诉曙光帝国的那些人呢?”

这时候,矮人三皇子杰德有些不解的问道。

“昨晚的袭击来的太过蹊跷,我们并不能确定对方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我们刚来到曙光帝国,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矮人长者威廉神色严峻,认真的解答了杰德的疑惑。

“而且,我们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那样只会让我们变得弱小。”

杰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而科尔罗在没有被询问的时候更是保持沉默,宛如冰雕一般冷静。

威廉看着两人的表现,也是不由得叹了口气。

然后,三人就在书房之中讨论了一下昨晚那个人的处理方式,以及接下来的安排部署。

一切妥当之后,威廉坐在空荡的书房之中,兀自叹了口气。

“总觉得,好像卷进了什么未知的风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