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懂你更多视频app

Posted on 2021年7月22日  in 未分类

朔方西城,城卫所。

崔贤没想到自己三人匆匆赶来,还是落人一步。

只见卫所门口,手里也拿着一面镜子的裴庆,正与谢映登相谈甚欢,崔贤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也是奔着那五千面镜子来的。

城卫所门口,本来要出去例行巡查的谢映登很是无语。

这裴庆仗着自己家兄长裴寂与自己的交情,生生套了半天近乎,最后七拐八绕,拿出一面镜子来,自己才知道他的目的竟然是回收席云飞奖励给士兵们的小镜子。

“五贯铜钱一面会不会太少了?”谢映登不知道镜子的价值,但他知道怎么护犊子。

裴庆嘴角一抽,心道这老哥儿还真敢说,五贯一面小镜子,五千面可是两万五千贯啊!

虽然心中腹诽,但面上还是客气道:“谢兄,当年您与我大兄同朝为官,大兄可没少说您的好话,我还记得大兄最常说的就是您义薄云天,爱兵如子,呵呵,这样吧,我做主,每面镜子再加五百文如何?”

谢映登闻言一喜,自己其实就是试着抬抬价而已,没想到还真的多了五百文,这可足够每人家里多买一只羊了呀,自己手下那些小崽子,这下还不高兴坏了!

正要开口答应。

“慢着,五千五百文钱就想买一面镜子,你河东裴氏也忒小气了一些。”

崔贤见谢映登当场就要拍板,赶忙凑了上去,先是朝裴庆不屑的看了一眼,接着朝谢映登颔首一礼,道:“谢兄有礼了,我博陵崔氏愿意出价三万贯,收购所有镜子。”

氧气少女居家纯净迷人

······

此时,朔方西城最高的一座五层塔楼。

大雁塔,原是城中一座寺庙的礼佛塔,不过庙中的和尚都被席云飞打跑了。

席云飞是一个典型的无神论者,修行可以,但是你骗吃骗喝就过分了,刚好修路缺了不少人,这些个光头和尚便被他通通拉去‘劳改’了。

当然,真正的得道高僧,席云飞还是很礼待的,不然这个寺庙也没有存在的意义。

大雁塔下,原先刻着塔名的石碑已经被撤掉,门檐上,一块崭新的匾额高悬。

上书通信司三个大字。

从塔下往上看,可能看不出什么变化。

但若是有人从高空往下看,就会发现,原先塔楼的五层青瓦屋檐,此时都被一种黑色的奇怪板子覆盖。

黑色板子的表面有纵横交错的横竖条纹,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一条条纹路似有暗光浮动。

塔下,席云飞带着马周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没想到信号这么好,本来还想在两城中间再盖一座信号塔,现在看来应该是没什么必要了。”席云飞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笑呵呵的说道。

马周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虽然不知道这对讲机的运作原理,不过现在看来,好像越是空旷的地方,它的传音状况越好,这大雁塔有五丈高,比朔方东城的紫云轩还高半丈呢。”

席云飞呵呵一笑,他采购的是120的数字短波单兵背负式电台,用斜拉天线都可以进行1000公里的的有效通讯。

早上在崔贤几人面前所言的局限性,只是席云飞谦虚的回答,如果他愿意,就是用对讲机实现跨洋通信都没问题。

不过,他配给护廷队的对讲机只是九个频道的普通机型,有效通信距离只有三到五公里,为了确保不窜频道,给每支护廷队的对讲机型号还都是不同的。

若是只在朔方东城,或者朔方西城内部通话,肯定是够的,但要实现两城互通,就需要一个信号增强中转站,才能将信号覆盖整个朔方。

为此,席云飞又采购了大功率的信号增强器,为了提供电能,还买了大量太阳能充电板和锂电池为信号增强器供电。

朔方西城的信号中转站就设在这处塔楼,至于朔方东城,则是紫云轩顶楼,用木紫衣的厢房改建的,如今木紫衣跟着平阳公主已然住进席家庄。

亲自照着说明书搞定这处信号中转站后,席云飞迫不及待的带着马周朝城卫所跑去。

刚到城卫所,就看到门口十几个人围着谢映登吵吵囔囔的说着什么镜子之类的话语。

席云飞定睛一看,才发现崔贤叔侄三人,还有裴庆也在里面。

众人见席云飞过来,谢映登急忙挣脱那些商贾的簇拥,朝席云飞跑来。

“哎呦,你这小子总算是来了,老夫都快被他们吵死了,这是你们商会的事儿,老夫不管了。”说着,谢映登牵过一旁早就准备好的二八大杠,单脚一蹬,华丽丽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尽头。

人群中,有不少商贾对那二八大杠是羡慕得紧啊,不过眼下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崔贤与裴庆见席云飞过来,急忙迎了上来,先是躬身一礼,接着迫不及待的提出要收购席云飞奖励给护廷十一队的那些小镜子。

席云飞见他们手上各自拿着一面自己送出去的小镜子,眉心一蹙,没想到竟然有人穷困到要卖自己给他们的奖励?

这跟后世那些运动员卖金牌有什么区别?这是身为领导人的悲哀啊!

让争光之人把象征荣誉的奖励卖掉,只能说明领导人工作做的不到位。

席云飞转头朝马周望去,不用席云飞多说什么,马周已经会意:“半个时辰。”说完,直接转身离去。

席云飞见马周离开,才转头对崔贤和裴庆拱手一礼,道:“二位要镜子找我就行,那些小镜子我还不放在眼里,不过眼下,我还有事情要忙。”

本想朝二人告辞离去,席云飞突然想起一项最赚钱的业务来,笑着说道:“两位不知道有没有兴趣一同前往?说不得二位以后还用得上?”

“这?”崔贤与裴庆面面相觑,刚刚若不是他们‘自相残杀’那些镜子说不定已经落入他们的口袋,也不会引来那么多人要分一杯羹。

不过,转念一想,这镜子都是席云飞拿出来的,只要跟席云飞讨好关系,还怕拿不到货吗?

“呵呵,那好,便随郎君前去一观。”

席云飞嘴角微微上扬,笑着朝他们点了点头,转身便朝城卫所内走去。

那些围拢上来的商贾有心跟进去,却被守卫们拦了下来。

正在崔贤与裴庆洋洋自得的时候。

席云飞转头朝那些护卫道:“放他们进来吧,让后厨准备些茶水糕点送上来。”

守卫们闻言,急忙颔首唱喏。

那些商贾没想到席云飞竟然会放他们进来,都是感激得五体投地。

席云飞不在意的朝他们摆了摆手,突然问道:“你们有谁想跟朔方东城的朋友聊聊天?”